日  星期

故乡的夏天

来源: 潼关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9-07-29  浏览数:

                                                                                             ----------------刑警队 徐斌

夏日,没有山峦与河流环绕的故乡仿佛每一寸土地都冒着青烟。田野里正在疯长的禾苗、大豆、芝麻等庄稼缓缓地低着头,躲避着太阳过分强烈的注视;阳光与空气里散逸着青草与谷物的味道;泥鳅、秋刀鱼、乌龟闷在水沟或池塘里太久,从大耳朵草下偷偷探出头来,刚吐出一口闷气,便被滚烫的水平面逼回深处。

人们嘴里惬意地衔着半条黄瓜,或者一瓣西瓜,闲聊着,含糊不清地嬉闹着。时光就这样一寸寸地从高大的皂角树挪到古槐树,跌落在断了枝的老桑树上,最后拖着长长的影子斜卧在晒过谷子的禾场上。

故乡的晚饭,大都是在太阳落山后至夜幕降临前的傍晚时分开动的。这个时候,村邻们都停了工。不论是在地里干活,在菜地里劳作,还是在禾场上打谷,到了饭点,村邻们都喜欢把餐桌搬到禾场上。一时间,如同摆了宴席,齐刷刷地一字排开,一片锅碗瓢盆声,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谁家来了新媳妇,谁家买了台新收音机,谁家用上了电风扇……

晚饭后的时光,也是纳凉的时光。清荷脉脉,清风徐徐。一场黑白电影或者彩色宽影幕在一个村一个村轮流上演。人们拖家带口地搬着小凳子去赶场,那一条条弯弯曲曲的村道被高高低低的田野簇拥着,连接一个个村落,在月色下就像一条条雪白的飘带,格外美丽迷人。于是从电影里看来的动作,学来的台词,加上去头去尾的故事情结便会在纳凉时分,在此后每一个星空下发酵,演变成一场场激烈的自导自演。

即便是没有电影的时候,星空下也是很少有安静的。村里总会有一两位文化人物或者讲者,从《封神榜》讲到《聊斋》讲到《西游记》,从《三国演义》讲到《隋唐演义》讲到“太平天国”讲到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从孙武讲到鬼谷子讲到诸葛亮讲到杨家将讲到朱元璋讲到曾国籓讲到十大元帅……总有宣泄不完的爱国热情,总有讲不完的各种版本不一的励志故事。亦或,从村官讲到县委,讲到中央,比如某某官运亨通,某某财大气粗……这些话题的听众大部分都是村里的中老年人,几乎没有女性与小孩。

讲着讲着,听着听着,夜色浓了,茶水凉了,银河淡了,星辰远了,睡意浓了,夜露重了,日子远了……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