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父亲的眼眸

来源: 潼关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9-08-05  浏览数:

父亲的眼眸

                                                                     ----------------------------------- 刑警大队 徐斌

我的父亲,从我儿时的记忆开始,就是我心中的一座伟岸的大山,一座遮风避雨的坚固堡垒。尤其是父亲那双明亮的眼眸,是我揣摸父亲心理表情的窗户。

曾记得,幼年的我经常骑在父亲的肩头,手中挥舞着小树枝,不断拍打着父亲的胸膛。仿佛自己置身于金戈铁马之中,驰骋疆场,所向披靡。伴随着耳旁徐徐的清风,犹如指挥着千军万马。有一次,我骑在父亲肩膀,一高兴就用小脚踢父亲的胸前。这时,猛地一下,父亲把我从肩膀上翻下来,放在胳膊上,我以为父亲生气了,但见父亲眼中流露出一种舐犊之情,我惧怕的心理一下烟消云散了。

渐渐地,我长大了。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步入了村里的小学。那时农村的学校,作为六零、七零后的人都应该记得。课桌是两个人一桌,单层的没有抽屉的那种空架子课桌。利用一个午休时间,会干木工活的父亲带着木板和工具,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内,给我和同桌打造了两个精致的带抽屉的课桌。

下午课间休息时,同学们惊讶了,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那一刻,我心里的快乐像六月的骄阳,别提多美了!回家跟父亲一说,父亲也乐了,眼眸里流露出一种慈爱的表情。

在我上小学的几年里,身体单薄,常年体弱多病。一个春节前夕,我得了严重的皮肤病,数月来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屡屡求医,不见好转。看着我消瘦的脸颊,瘦成皮包骨头的两个小手腕,父亲的眼睛红红的,泪水充满了眼眶,瞅着我,眼眸里充满了心疼。

渐渐地,我长大了。进入社会后又步入了就业的迷茫。父亲终日为我的工作奔波、操劳。我望着父亲疲惫的脸庞和着急的眼神,伴随着缕缕花白的头发。我的心里感到一阵阵刺疼。

人生,有太多太多的不如意。试问,有几个人在人生的道路上是一帆风顺的,既使有,也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人生的两大不幸是老年丧子,中年丧伴。我的父亲很不幸的占了其中一个——中年丧伴。

当然,作为儿女,我们自然是肝肠寸断。可是作为父亲,在儿女们的面前他强作笑颜,实际上在他的心里,岂不是同样的肝肠寸断!望着父亲凄凉、凄苦、失魂的眼眸,我的心里犹如万箭穿心。      

随着一季又一季的秋风飘落叶,流水潺潺。父亲霜染了的白发和着步履蹒跚,当他在夕阳的余辉下驻足时,偶尔凝视远方。渐渐浑浊的眼眸,已经透出些许的无奈……

父亲,你虽然老了,可是你用你的前半生,淋漓尽致的诠释了一个勇于担当的男子汉的本质,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磐石!

[ 打印 | 关闭 ]